院团委
※ 当前位置: 团委首页>>青年话题>>正文
再见2014 往事只能回味【转】安徽青年报
2015-04-26 13:54   审核人: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2014年已经离中学生远去了,梅花也渐渐开放,在淡淡的沁人的梅花香气中,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我们与一些人不再联系,却认识了新的朋友;我们在回顾旧的知识,却在接受新的事物;我们还是会和父母闹些小矛盾,却渐渐体谅他们的辛劳;我们在经历与回味中不断成长,对人,对事,都需要在年关做一个很好的总结,来迎接2015年。

文学之路更开阔
谈起即将结束的2014年,亳州市第三中学学生陈真告诉记者,自己很怀念之前的一个同桌:“我们关系很好,她是一个热心而且很善良的女生,现在我们仍然是同学,但在新的一年里,如果有机会 ,我希望我们能继续做同桌。”接着,对于和同学们朝夕相处了一年的班集体,陈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学期,我觉得班里的风气明显不如上学期,例如纪律、出勤、跑操质量等,我希望所有的同学包括我能在学期末好好总结一下自己的表现,在新的一年新的学期有更好的表现,毕竟高中的光阴是不等人的,要好好珍惜青春年华。”当记者问起这一年里你有哪些得与失时,这个热爱文学的大男孩侃侃而谈:“2014年通过不断地写作与发表作品,我认识了很多老师和朋友,其中学校工会主席王老师让我受益匪浅,老师每周都会在百忙之中和我交流一次,他很健谈,经常给我说一些深刻的人生哲理,教导我如何做人、如何面对困难和挫折,保持一颗乐观向上的心态。他还是我文学之路上的启蒙人,在此,我想对老师说一声:谢谢。同时,感谢在我文学写作过程中所有帮助过、启发过我的编辑们。”陈真说,一直非常热爱写作,经常写一些文章。他称,2014年是他文学路起步的第一年,但收获颇丰,“《亳州晚报》、《亳州文艺》、《淮南日报》、《农村孩子报》……都刊登过我的文章”。陈真告诉记者,“在《安徽青年报·学生周刊》上我也发表过文章《五年留守》,安徽青年报社记者赵健为了鼓励我,还向我约了几篇稿子。我现在还处在文学写作的起步阶段,水平还很有限。在新的一年里,我一定会再接再厉,不辜负老师们的期望”。在这里,记者祝福这个热爱文学的男生在2015年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在文学之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宽阔。

校园比赛印象深
2014年,安庆市第一中学学生姚静怡也有自己的故事,“在校园里,2014年令我难忘又留恋的就是学校的排球赛。在我们学校,除了一年一度的运动会,每年还会有篮球赛和排球赛,相比于男生更为喜爱的篮球,女生的关注点基本都在排球上,我们班是文科实验班,全班只有六个男生,所以女排比赛时万众瞩目的,大家都盼望着能够拿到冠军。为了在去年的排球赛上取得好成绩,我和另外几名女同学组成了排球队,每天下午放学之后坚持到操场上进行训练,坚持了一个月左右。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们几个之间有一些争执,有谁打得不好或者配合得不好都会拖整体的后腿。通过这一个月的训练,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集体意识,因为在赛场上,六个人分散在六个角落,每个人的表现都影响着整体的水平。到了真正比赛的那天,比赛的对象和我们之前预测的有差异,并且在训练的时候我们的状态并不是十分好,但是最终我们发挥得很好,以二比零打败了(9)班。”她告诉记者,“其实,排球赛和人生中很多事情都有相通之处,自信满满不一定会有说明好的结果,但垂头丧气一定会影响士气,这场排球赛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仅仅是我们取得了很好的结果,更多的是教会了一些人生的知识,比如集体意识,当我们与团队中的成员们发生矛盾,如何学会宽容和理解,如何学会换位思考。另外,排球赛给我带来了心理上的压力,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应该赢,再加上在正式比赛之前我们有联谊赛,在这一场次赢了就特别怕在下一场会输掉,这可以类比到学习中去,优等生总是会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但信息加上努力就一定能得到回报。”正如姚静怡所说的,中学时代的集体活动弥足珍贵,每一次都值得我们认真对待,每一次我们都能从中学习到一些知识、一些道理,在以后的岁月中慢慢琢磨、体味。

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
“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追谁,就自然而然地走在一起了。”去年参加过高考的张哲瀚和朱姝都这样说。
2014年对于张哲瀚来说是不平凡的、难忘的一年,因为去年他参加了高考,考上了名校,也收获了爱情。“我们两个一直是高中同学,以前大家在一个班,只是认识,并不是很熟。记得那是高三上学期的时候,一天晚自习放学,我自己走在路上,从前面传来我班几个女生的尖叫声,等我赶上去才知道,她们中的一个人不小心被路上的碎玻璃片划破了脚掌。”张哲瀚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表示很纳闷。“不知那天是谁,扔了一地的碎玻璃片在那里,后来我猜应该是附近楼上哪一家掉下来的,刚好她们从那里经过,其中一个人踩到碎玻璃上面了,当时她穿着凉鞋,脚掌外侧被划了两道口子,出血了。”
几个女生见自己班的男生来了,就放佛看见了救星,自然是不会该放过张哲瀚了,“结果我就把她背回家去了,累得我满头大汗,她表示很感谢我。这件小事就这么过去了,嘿嘿,不过事情还没完呢。”张哲瀚笑着说。
朱姝告诉记者:“他平时在班里的成绩不错,篮球打得也好,不过这些都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毕竟那时候是高三,自己忙得死去活来,哪有时间关心其他的事情,直到那次他背我回家,我才发现这个男生人还是不错的,我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点小心动。不过我马上就打消了这种念头,毕竟自己是要考重点大学的人,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想这些呢。”
“可是经过了这件事之后,几个女生在班里八卦闲聊,无意中就把这件事情传开了,很多时候哥们之间在一起开玩笑,他们就容易把我俩扯到一起,她也不生气,渐渐的,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我对她的印象越来越好,可是那时候在高三,没心思细想这些事情,直到高考结束,同学一起出去玩,我们就互相牵手了。”张哲瀚如是说。
两人均表示2014年是难忘的一年,“我们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就会珍惜这美好的时光,虽然现在上了大学,要努力学习,期末要考个好成绩,迎接崭新的2015年”。

我的“后高三”生活
2014年6月10日,凌晨4时。张晋晨一直枯坐着无所事事。荧屏上,韩剧里的俊男靓女们仍在不厌其烦地上演着王子和灰姑娘的矫情故事;现实中,他结束了残酷的高考,却依旧心烦意乱,不知所措。
“我的‘后高三’生活在这异样的冷清中悄然开始。在接下来的数天里,微妙的紧张感时常如小虫般冷不丁地叮蜇着我的心——无法摆脱,纠缠不清。单调而冗长的时间渐渐将我拉向了虚空的边缘。有那么一些时候,我甚至完全忘却了时间和空间,似乎回到了一种原始蒙昧的生活状态里。我没有因为骤然的放松而失重,反而更加精力充沛,只是无处释放罢了。回头想想,这样的生活,多过一天,都是罪过。”
张晋晨的母亲实在无法容忍他的颓废与无所事事,硬是强拉着他去了不远的一座小城。“同行的几个中年妇女都是信佛之人,提议到当地有名的息心寺去捐些香火。出于好奇,更是由于某种难言的微妙心理作祟,我便随她们一起去了那里”。
“穿过寺庙幽暗的边门,忽然觉得别有洞天。母亲无向佛之心,但到了这样的地方,自然也就虔诚起来,早已花了20元买了一柱所谓的“金榜题名”香,不由分说递到我手中。手中的香点燃了,散发出浓郁而香甜的气息。烟雾里的世界,恍惚而神秘,那里也许有我不知道和想知道的一切。穿过大殿的时候,被一个生意人拽住不放,她向我极力推荐一种用来祈福的“幸福扣”,我有些心动。可我看见这个女人抽出一只硕大而丑陋的纸箱子,满箱的“幸福扣”上都堂而皇之地写着“祝金榜题名”时,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那种横亘在多少家长与学子心中的愿望,与眼前这些某个低矮作坊里每天批量生产出的粗俗而廉价的物件实在难以匹配。但是最后我还是心甘情愿地付了钱——我知道,我不过是在为我心中的不安与恐惧埋单。  
张晋晨告诉记者,公布成绩的那天,自己一个人在外地。母亲打来电话,问他是否想提前知道分数,“我只说一定要等我回来。母亲在那头答应着,语气里有显而易见的急躁——被我故意忽略的急躁。我赶回家时,早已暮色四合,没有任何好或不好的预兆,家里平静得让人窒息。我拨通查询电话,只有不合时宜的占线声。母亲坐在我身边,安静地看着我。每每到了这样伤筋动骨的时刻,我总能显出异常冷静,甚至是冷漠。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以为我只是在联系一位久未谋面的老朋友罢了。这样的场景应该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但没有一次如此刻骨铭心”。
“这样的折磨,一辈子一次就够了,所幸的是结果遂了人愿。母亲早已笑靥如花,眼里噙着时隐时现的泪水,宛如秋水,眼角的鱼尾纹如初夏盛开的玫瑰,在那一刻撩动了我年少的心。我突然觉得,那些所有的努力和期盼不过就是为了这一刻和母亲眼里的那一汪秋水”。

打工暑假收获多
相比于姚静怡的校园活动,长丰县的陈梦蝶利用去年暑假的时间走出校门,做了一份暑假工。“我在爸妈的朋友的饭店里工作了一个暑假算是知道了什么叫赚钱不易。在工作中,偶尔会和客人发生冲突,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经常站在那里等着客人抱怨完再来一声对不起,通过这些事,我觉得我成熟了很多,做事不像以前那样莽撞了,改变不了环境,那就努力改变自己。”陈梦蝶说。当谈到自己对于2015年的期许时,她表示希望自己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做得更好,“爸妈少为我操点心,和同学们能够相处得更融洽,学习上也有所进步”。
不仅仅是以上几个中学生,在2014年,相信很多中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美好回忆,当然,其中也不乏挫折与磨难,但生活给予青春的所有坎坷都是我们成长的本钱,在我们克服了这些之后,会变得更强大,面对新一年的挑战,我们会更加沉着坚定。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共青团委员会